北方的军事王朝体制

  有人可能会过于笼统地说,在4世纪时候中国南方还有一个没有军队的王朝,而中国北方却只有军队没有王朝。异族人的国家——被称为十六国——统治着北方的不同地区。这些国家是按照部落联盟的方式建立的,最高首领在战争中、在战后分配战利品时展现其权威。形形色色的部落或联盟成员追随那些军事胜利者,这就造成了一方面要靠统治者的部落集团来标识国家身份,另一方面国家在实质上却是由多种多样的人组成的。

  因为这些国家是建立在最高领袖的军事胜利之上的,一些沉重的打击会导致它迅速地瓦解。领袖个人死亡也会切断统治者与下属之间的私人纽带,而曾经正是依靠这种纽带才创造了国家。所以,这些国家每次在继位人选的问题上都会出现危机。早先的一些国家是由定居在中国内地的游牧部落建立的,他们也生长在这里,曾为晋朝服务,或者曾被晋朝征召入伍。这些国家占领了两个旧都后,试图重新统一华北。此时,这种不稳定性会逐渐增加。以早一点的匈奴与晚一点的联盟为例,他们在中国之外并无根基,也没有明显的政治传统,因此不过就是一群临时聚集在一起的战士。

  在黄河中游与黄河流域西部崛起的军事国家与在东北兴起的国家不同。前者本质上是以劫掠为生的游牧军队,慕容鲜卑人所居住的东北则生活着半定居的族群,他们居住在森林中的村落、农业社会以及牧民的营区。他们拥有相对稳定的地理根基,并从中受益。由于他们的自然经济同其与汉人之间的持续贸易相融合,他们证明自己能熟练地将游牧者的军队与汉式的行政管理结合起来。因此,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历史时期,东北(现在是东北地区南部和河北北部)在四个称为“燕”的(前燕、后燕、南燕、北燕)一系列鲜卑国家的统治下自成一体。同样稳定但政治意义不大的还有地处遥远西北的甘肃走廊。它最初是晋朝的一个州,后来陆续被五个由汉人与异族人混合组成的国家(前凉、后凉、南凉、西凉、北凉)所统治。

  这些地处极西与极东的国家,由于地理上的隔绝,享受着实实在在的稳定。与之相对照,那些处于中心地区的国家则不比武装团伙强多少。当他们的领袖赢得胜利时,这些国家实力达到最强;而当领袖遭遇失败或者死去,只留下未能证明自己实力的继承人时,这些国家就会瓦解。这种混乱之所以会进一步恶化,还因为每一个国家都会把被击败的敌方酋长或将军召至麾下。一旦统治者被击败,这些指挥官会立马改变他们的立场。

  中国北方这些国家的骤兴骤灭,在晋室南迁之前就已有征兆。(地图3)匈奴可汗国将晋朝从北方驱逐出去,其指定继承人却在310年被谋杀(同年占领洛阳),318年又发生了一次弑君。第二次谋杀导致一场对统治家族多数成员的大屠杀,幸存者刘曜迁都长安,并将他国家的名字从“汉”改作“赵”。这导致由马贼升为将军的石勒叛变,他从刘氏独立出来,在黄河下游地区建立了他自己的赵国(历史学家称之为“后赵”)。328年,石勒击败了刘曜,统一了北方的大多数地区,但是当他在333年死去之后,他的太子被他一个名叫石虎的侄子给谋杀了。石虎以暴力与恐怖来统治他的国家,甚至杀害了自己的太子、皇后,以及他的26个孩子。无论如何,在349年他死的时候,国家分崩离析,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三个继承人相继都被杀害了。这一系列事件在石虎的养子冉闵夺取权力的时候达到了高潮。冉闵是汉人,350年的时候,他对都城地区的非汉人进行了大规模的屠杀。

北方的军事王朝体制

  汉室的复兴在352年被慕容氏建立的国家打断。慕容氏从东北的根据地向外扩张,击败冉闵并占有了黄河冲积平原。然而,351年,慕容氏随之又被氐人、羌人在关中建立的国家打败。这个国家,被称为前秦,该名字让人回忆起曾在同一地区建立的大帝国。这个国家在苻坚的统治下达到了巅峰。苻坚在357年至381年间重新统一了中国北方。383年,他集结了一支实力强大的军队征伐南方,但是在淮河的支流淝水这个地方,他被北府兵击败,仓促撤退之后,他的帝国彻底瓦解。

  除去这些国家结构上的不稳定性不谈,这样混乱的政治叙述中出现了几点具有普遍性的意义。尽管两个集团间界限模糊,但是所有的北方国家都在行政上区别了汉族人与非汉族人。游牧部族的勇士们组成军队,处于他们领袖的率领之下,常常会获得诸如“国人”的卓越头衔,以区别那些只提供粮食与徭役的汉人。这种区分——显然是为了防止为数不多的游牧者被他们所统治的多数人群体所淹没——为两种行政体系提供了基础,而两种体制并行是游牧蛮人国家的特征。

  其次,在一种可以追溯到曹操统治时期的体制中,北方人口的减少意味着大量广阔的土地被废弃,限制农业生产的因素是劳动力。因此,北方国家的目标定在控制人口,而不是占领土地上。事实上,所有中国北方的“蛮族”国家都强制性地将数万或数十万俘获的人口迁徙到他们新建的都城附近,并剥削他们的劳动力。据史料记载,刘聪在316年攻占了关中地区,之后从长安迁移8万人到平阳。石勒则在329年从关中迁走了15万的氐人与羌人,重置到他位于河北的都城。351年,前秦崛起,迁徙的方向又反过来了。不管怎样,这一时期都是通过强制性的人口迁徙来建立国家的。

  最后,这些国家的军队横穿了点状分布着众多坞堡的大陆。由地方世家大族领导的地方武装力量在这些坞堡里避难,并把它们当作自己的防御工事。在晋朝覆灭以后,这些小团体拥有城堡,也形成了基本的当地法律,它们成为4世纪时北方以及大多数南方地区维持秩序的基础。坞堡间的联盟有时会将权力扩展到整个地区。游牧征服者轮流与他们作战,或者试图授予他们爵位,给予他们官方的身份认同。

  一些国家(最显著的是由慕容氏在东北建立的燕国)把汉式政治实践的因素融入政权统治中,但是只有4世纪晚期的拓跋氏能够将对领袖的忠诚转化为对王朝的忠诚。383年苻坚的国家瓦解后,拓跋氏崛起成为慕容氏以西的强大力量。拓跋氏的国家曾在376年被苻坚征服,但是又由拓跋珪在386年重建。与慕容氏相比,他们更“落后”一些,但这给他们带来了好运,因为与草原地区的接触,使他们能够获得大量的马匹及同盟者。拓跋珪同样从396年慕容氏领袖的死亡中得益,因为此后慕容氏的军队迅速地衰败。两年之内,拓跋氏吞并了慕容氏的领地,统治着中国北方黄河转向处以东的土地。

  这位充满活力的统治者推行了革新,使他的王朝在一代皇帝统治的时间里就统一了中国北方。其中最首要的贡献是将半独立的部落群打散,这些部落此前是城邦国家的基本单位。398年,在完全征服了汉化的慕容部落以后,受到他们的都城邺城的启发——决定在平城(在今天大同附近)建造一座汉式的都城。他将人口按照八个部落重新组织,八部落在新都城周围永久性地安顿。这些部落是军事单位,从被重新安置的牧民和农民那里获取给养。通过切断他们与传统领袖的关系,迫使他们放弃游牧主义,只能依靠国家获得收入。拓跋珪将游牧部落的军队转化为与国家相捆绑的世袭的军人阶级。因此,他将对领袖个人的忠诚转化为对王朝体制的忠诚,使得北魏能够延续下去。这种职业化、世袭的禁卫军成为国家最大的独立军力,也成为最主要的攻击力量。该军队受皇帝及其亲信的指挥,确保了他们相对于任何潜在反对力量拥有绝对的权威性。

  在400年到440年之间,北魏攻占了整个黄河流域,450年的远征则抵达长江北岸。直到这时,拓跋氏只是对中国北方实行了纯粹的军事控制。由于缺乏与汉族本土精英的联系,北魏通过将军事守卫部队分布到城墙环绕之中的城镇来维系统治,而这些城镇都是新的行政区划下的治所所在,每一个区都分散成小的营地。在5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守卫部队及其指挥官是拓跋氏的同盟者,汉人被排除在这些军事职位之外,这些军事职位同样是帝国政治结构中的组成成分。

  493年,孝文帝决定通过迁都来使北魏转变为典型的中华国家。他要求在朝廷上用朝服、讲汉语,通过联姻及阶级划分,把鲜卑精英与汉族精英融合在一起。

  绝大多数汉族人口的军事区划被由汉族官员管理的民政州郡所取代。汉人民兵轮流防卫地方,最初的拓跋守卫军要么加入新都城洛阳的军队,要么驻扎到北部边境,要么被吸纳进当地的人口中。

  这种从早期拓跋国家的军事管理向更加传统的汉族体制的转变以灾难结束。当朝廷汉化时,边境的驻守军还保存着他们祖先的价值观、语言和风俗,但他们的地位却逐步下降,由于出台政策要用囚犯来补充边防兵力,这种状况进一步恶化。在6世纪早期的几十年里,朝廷官员残酷地剥削边境的戍守军,为了个人利益出售本该发给戍守军的食物、马匹甚至是武器。524年,一位戍主拒绝向饥饿的戍守军发放粮食,从而激发了兵变,并沿着边境扩散。(地图8)为了安抚戍守军人,朝廷将他们中的许多人向南安置在能够提供食物的区域内,但是起义又重新开始,在一年的时间里,黄河以北的大多数村野都落入起义军之手。

  朝廷在印欧(可能是伊朗)同盟部落集团的协助下击败了起义的军队。这个部落集团统治着山西,他们被称为羯或羯胡,有着深深的眼窝、高高的鼻子和络腮胡子,因此能够被很明显地分辨出来。这种特征使他们在349年后赵灭亡时的大屠杀中成为容易被认出来的目标。

  在拓跋氏的国土之内,他们是少数能够在被重新安置时仍旧保存部落集团形式,并能继续由传统酋长领导的部族之一。他们的领袖尔朱荣,在528年率军进入洛阳,屠杀了大多数的朝臣,随后又击败了起义军。他扶持了一位傀儡北魏皇帝,这位皇帝反过来在宫殿里精心安排了埋伏,并亲手杀掉了尔朱荣。

  尔朱荣之死并没有挽救王朝。他的继承者重新占领了洛阳,又扶持了一位新的皇帝,但是曾经参加过戍守军起义的中层将领们联合在一起,再次击败了尔朱氏。其中的领军人物是高欢,他应该是在鲜卑族中长大的汉人。他占领了黄河流域的冲积平原,与此同时,关中则被匈奴人的后代宇文泰指挥的力量所占据。534年,北魏皇帝及其朝廷离开洛阳,奔赴长安寻求宇文泰的庇护。这是中国北方开始分裂的标志:分为了东魏和西魏两个国家。这两个战时国家在名义上被魏朝的傀儡皇帝所统治。直到550年,高欢的继承人才建立了北齐王朝。七年以后,宇文政权在关中建立了北周王朝。

  周与齐都是典型的军事王朝。它们的统治者都从军中崛起,权力基础是中央军。中央军由前戍守部队或禁卫军成员组成,地方精英领导的军队做其补充。它们在官僚制度上也学习魏朝,军官从部队和非汉人的部落中选拔出来,但是他们手中没有私人兵力,必须依靠中央指派来的军队,所以他们完全在统治者掌控之下。

  西部的国家周,一开始的时候就具有一系列严重的缺点,比如缺少能够任由其处置的部落民及马匹,这迫使它从关中本地人口中招募军队。周认可当地豪强组建的民兵组织,并将其集团化,由朝廷指派的将领率领。他们接受军衔,并被赐予鲜卑姓氏。

  尽管招募来的人数并不多,大概只有几千人,这种制度变革依然帮助周国中央与地方社会之间建立强有力的纽带。

  对周的壮大发挥更重要作用,并最终助其重新统一中国的是二十四军。魏朝士兵、关中非汉族的部落民、有军事倾向的汉族豪右成员,他们都被置于二十四开府的指挥之下。显然,大多数士兵是以个人的身份被招募,而不是由他们的指挥官或在当地精英的率领下加入的。一些史料表明,战士自己也耕作土地,另一些史料表明他们以国家提供的土地为生,但是不用担负赋役。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存在的,军队由在土地上劳作的汉族农民与拥有土地和佃户的、处于被隔绝社会中的非汉族士兵一同组成的。

  由于摆脱了农业的负担,并因此能够用全部的时间来训练,这支关中精英组成的训练有素的军队,无论是汉族战士还是少数民族战士,都是它那个时代最好的攻击力量。它动员了这个地区的全部资源,招纳世家大族成员进行行政管理,又地处安全的关中地区。关中为此前所有的中华帝国提供了根据地。577年,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战争后,它征服了对手北齐,重新统一了北中国。四年以后,581年,周朝的一位名叫杨坚的将军夺取了皇位,建立了隋王朝。八年以后,589年,隋朝军队打败了南方的陈朝,四个世纪以来首次将中国全境置于一个统治者的统治之下。

  然而,如同秦朝能够征服全国、却无法有效保证帝国长久稳定一样,北周的军事体制也并不足以为隋提供一个安全的帝国。如同5世纪和6世纪周而复始的失败一样,对于统治中国而言,以武装力量进行控制是必需的,但是却还不够。自上一个大一统的汉王朝之后,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相当多的变化,要保障帝国在经济、社会及文化上的根基,还需要进行更多制度上的变革。

来源:本文由【南北朝历史】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