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崇夸富典故来历

倡下,朝廷里的大臣把摆阔气当做体面的事。当时的太傅何曾每天的伙食就要花1万钱。这1万钱够一个农民吃上十几年。花了这么多钱,何曾还嫌饭食不好。他皱着眉头子看着桌子上的鸡鸭鱼肉、山珍海味,觉得腻歪极了,叹着气说这样的菜叫我怎么吃得下去呀!唉!简直没地方可以下筷子啊!”后来,他的儿子干脆把每天的伙食费加到了2万钱。

但要真的说阔气,何曾跟石崇比起来,那还真差得远呢。石崇是晋帝国的超级富豪,在荆州做官的时候指使治安部队假扮强盗,靠打劫富商大贾的血腥勾当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致富后,用赃款行贿上司,得以入京作官,加入了坐在衙署贪污受贿的官僚队伍,积下了更大的家当,成为晋帝国的超级大富豪。

石崇既然非常富有,来他家寻开心打秋风和献殷勤的人自然摩肩接踵,石崇也经常在家举办豪华宴会,宴请晋帝国的达官显贵和文人墨客。每逢大宴宾客,石崇就安排美女在座上劝酒。并且规定:哪个宾客不喝酒或者喝酒不尽兴,就是劝酒的美人儿不好,不招客人喜欢。就要把那个劝酒的美人儿杀了,表示抱歉。有同情心但不胜酒力的宾客为了让美女活命,只好过量饮酒,以致当庭酩酊大醉。王导和王敦两兄弟曾共赴石崇的宴会。王导酒量很小,因为怕劝酒的美女被杀,只好强饮数杯,当场醉到在席上。王敦酒量很大,但他心肠硬且好恶作剧,任凭美女流泪劝酒也不肯喝一口。一连三位美女失去俊美头颅,可王敦仍不动声色,依旧滴酒不沾。王导责备兄弟无恻隐之心,王敦回答说他杀自己家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石崇夸富典故来历

晋武帝的舅父、后将军王恺也有亿万家私,他的官职和社会地位比石崇高,听到石崇的豪富水准后心理很不平衡,心想广我堂堂皇亲国戚,世代做官的大家族还不比你个土肥佬、暴发户有钱。”所以他就总找机会要跟石崇比一比,看看到底谁有钱。王恺为了炫耀自己的富有,他让全家人跟他一块儿出外游山玩水,事先叫人在要路过的道上,用紫色的丝布做成“步障”,就是用丝布把路挡起来,成了一条“胡同”,一共有40里长。王恺一家人在步障里一边走,一边玩儿,别提多神气了。这个奢华的装饰,把洛阳城轰动了。这事让石崇知道了,他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看我的!”他比王恺还厉害,带了几个小老婆也出去玩儿,后面有一大群的仆人跟着。他也命人拉上“步障”。他这“步障”可不是丝布的了,而是用五彩锦缎做的,足有50里长。这件事一传开,人家都说石崇家比王恺家阔气。

王恺输了一阵,但他不甘心罢休,就向他的外甥晋武帝请求帮忙。晋武帝觉得这样的比赛挺有趣,就把宫里收藏的一株两尺多高的珊瑚树赐给王恺,好让王恺在众人面前夸耀一番。王恺乐滋滋地把珊瑚树拿回家,装到一个雕花的盒子里。然后,他叫人抬着,扬扬自得地去石崇面前炫耀,心想这回他可•得输给我了。”没曾想,石崇见了珊瑚树,仔细看了看,就拿起一把铁如意对准了珊瑚树用劲打了下去,“哗啦”一下,珊瑚树全散了。王恺看到自已的王牌宝物毁于一旦,当即气冲牛斗,要和石崇玩命。

石崇的反应是从容一笑,说道:“区区薄物,值得你发那么大的火吗?我赔你损失还不成吗?”命令管家取出家藏珊瑚树任王恺挑选。不一会,管家带着十几个下人捧出了十几株珊瑚树,高大的约三四尺,次等的约两三尺,如王恺所示的珊瑚树要算最次等的。石崇指着珊瑚树对王恺说:“你看看哪一株能补偿你,你就自己随意选吧。”事到如今,王恺只好认输,两只脚抹油走人,连击碎的珊瑚树也不要了。

这场比阔气的闹剧就这样结束了。石崇的豪富就在洛阳出了名。当时有一个大臣傅咸,上了一道奏章给晋武帝。他说,这种严重的奢侈浪费,比天灾还要严重。现在这样比阔气,比奢侈,不但不被责罚,反而被认为是荣耀的事。这样下去怎么了得。晋武帝看了奏章,根本不理睬。他跟石崇、王恺一样,一面加紧搜刮,一面穷奢极侈。西晋王朝一开始就这样腐败,这就注定要发生大乱了。

来源:本文由【南北朝历史】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