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东吴天下重归同一

羊祜死的时候,伐吴的准备工作巳经完成得差不多了。而且,当时东吴最后一个皇帝孙皓非常残暴、奢侈。他大修宫殿,尽情享乐不算,还用剥脸皮、挖眼睛等惨无人道的刑罚镇压百姓,上上下下都把他恨透了。

279年,晋朝的一些大臣认为时机成熟,劝说晋武帝消灭东吴。但晋武帝心中还有些犹豫,这时,朝中的占候官进言道:“臣昨天夜观天象,天文显示吴越君道失明,这正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啊。”晋武帝听了,心中畅快,终于下定决心。说道:“吴越的君道失明,孙皓淫暴,该降了。”于是,晋武帝发兵20多万,分几路进攻东吴国都建业。镇南大将军杜预打中路,向江陵进兵;安东将军王浑打东路,向横江进军还有一路水军,由益州刺史王濱(bīn)率领,沿着大江,顺流向东进攻。

王濬是一个很有本事的将军。在晋武帝下达伐吴的命令之前,他就做了很多的准备,发展民生、广积钱粮、督造大批战船。他所督造的战船很大,能容纳两千多人。船上还造了城墙城楼,人站在上面,可以四面瞭望。所以也称作楼船。

王濬自成都出发,率巴东监军、广武将军唐彬进攻东吴丹杨城。王濬声势浩大,丹杨城守不住,转瞬即被王濬攻克。唐彬对王濬道:“下一道关卡,就是吴人在水下做的手脚了。将军有把握顺利通过吗?”

王濬道:“这个问题,羊公当年已经替我想过了。”唐彬道那有什么办法呢?”

王濱道:“吴人先在长江险要之处,用铁索横截江面,又作一丈多长的铁锥暗置江中,以拦截船只。当年羊公抓获吴国间谍,将长江江面上所作的手脚了解得一清二楚。”

王濱指着旁边不远处的几十只大筏子道:“看见了么,那些长百余步,上面扎上草人,表面上看起来就像一船兵士的筏子就是。”

唐彬道:“这些筏子原来用在这儿。”

王濬笑道:“准备这么多年,今天总算用上了。”于是传令道:“诸船靠后,竹筏子前边开道。”只见,几十个水性极好的兵士驾筏子先行,遇到铁锥,筏子过后,铁锥全都扎在筏子上被带走了。众将士远远见了,欢呼起来。

船队继续前进,远远看见前面狭窄处有数根铁链横锁江面。唐彬道:“铁索这么粗壮牢固,我军的战舰怕有麻烦。”

灭东吴天下重归同一

王濬又下令道:放火烧掉横锁!”于是众军士连续不断地在船头架起大火炬,均长十余丈,粗数十围,灌上麻油,遇横锁,放火就烧。不大一会儿,横锁

就被烧断了,江面上船只可以自由行驶,无所阻碍。众将士又是一阵欢呼。

唐彬对王濬道孙皓当初设这些障碍物,可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破解了。”王清道:“孙皓不懂军事,自以为设铁锥、横锁就能挡得住我们的进攻,真是稚嫩已极。”

这时由陆路进攻的杜预大军也取得大胜,攻下了江陵。与手下将领商量下一步进军计划时,有人道:“春天已到,天气一天天变暖,恐怕距水患、瘟疫不远了。江南气候,不同于江北,士兵多有水土不服者。最好等到初冬,再大举进击。”

杜预道:“孙皓已经被吓破了胆,我军兵威正盛,正应该趁着强大军阵之势,如同破竹,数节之后,迎刃而解,不费一点儿力气,就能成就大功。说什么也不能半途而废,给孙皓以喘息的机会。这就挥师东北方向,直逼建业。”这时候,东路王浑率领的晋军也逼近了建业。孙皓派丞相张悌(ti)率领三万吴兵渡江去迎战,也被晋军全部消灭。

陶濬原本受孙皓命令讨伐郭马,听说晋兵大举入侵,就率领兵将返回了建业。觐见后,孙皓问道晋人水军怎么样了?”

陶濬随意回答道:“陛下不必担心,晋军船很小,远不如咱们东吴船大,水军规模也不会超过我军。若能凑齐二万兵众,乘大船与之决一死战,攻破他们没有问题。”

孙皓大喜道好!孤命建业守兵受卿节度,准备与晋人决战!”陶濬本就是庸才,他还以蜀军以前状况的在推测王濬的水军。结果他回到军中与众将商议进攻事宜时,众将脸色大变,均知现在的晋军可不是久疏战阵的吴国水军所能抵挡的,但众将都没有说什么,而是保持了沉默,都在想着自己的后路的问题。陶濬还以为众将都赞成他的计划呢,就宣布说:“既然众将没有什么不同意见,那么明天我们就出发与晋军决战,一举击溃晋军。”众将表面上应诺,当天夜里却率领手下士兵逃跑了。

因此王濬的水军没有遇到任何抵挡就开进到了建业城下。建业附近100里江面,全是晋军的战船,王濬率领水军将士八万人上岸,在雷鸣般的鼓噪声中进了建业城。孙皓到了山穷水尽的田地,只得自己脱下上衣,让人反绑了双手,带领一批东吴大臣,到王濬的军营前投降。这样,从公元220年开始的三国分立时期宣告结束,晋朝统一了全国。

来源:本文由【南北朝历史】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