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戈铁马之六:刘裕征服西蜀与赶走司马休之

公元412十一月,东晋太尉刘裕杀了他长期潜在的对手荆州刺史刘毅,接着在第二年即公元413年三月又杀了豫州刺史诸葛长民。这两人都是他当年举义打败桓玄的重要助手。到这时,刘裕已经奠定了他在朝廷的绝对权威。

同时,刘裕上表说:大司马桓温以民无定本,伤治为深为理由,实行《庚戌》土断统一朝廷的税收。国家的财富增加,实在应当归功于这一政策。从那时到现在,这一政策逐渐松驰没得到落实。臣请求严格执行先前这一制度。于是根据地界实行土断即统一户籍政策,只有居住在晋陵的徐、兖、青三州侨民,不在土断的范围(即仍然可以保持侨民的身份)。各个流寓的郡县(诸如原来北方的郡县以同样的名称转到南方来)大多数都并入所在的州郡。

三月十三,朝廷加刘裕为豫州刺史。刘裕坚决辞让太傅和州牧的官职。

这时,岭南的林邑人范胡达入寇九真,交州刺史杜慧度击败并杀了他。

先前,刘裕计划伐蜀,想选择一位胜任的元帅,但找不到适合的人选。他觉得西阳太守朱龄石既有军事才干,又熟练文吏的职责,便打算启用他。大家都认为朱龄石的资历和名望都不够,难以当此重任。但刘裕不管。去年十二月,刘裕就已经任命朱龄石为益州刺史,让他率领宁朔将军臧熹、河间太守蒯恩、下邳太守刘钟等人伐蜀,分大军的一半二万人配给他。臧熹是刘裕的妻弟,原本位居朱龄石之上,但现在却也隶属于朱龄石。

刘裕和朱龄石暗中商量进取西蜀的计划,说:刘敬宣往年兵出黄虎,无功而退。贼人会觉得我们现在应当从外水入蜀,然而同时料到我们可能会出其不意,仍然从内水进来。这样,他们必然会派重兵把守涪城,以防备内道。如果我们再走黄虎,正好中了他们的计策。现在我们应当派大军从外水直取成都,派疑兵到内水去迷惑他们。这是出奇制敌的好办法。刘裕担心这计策被泄漏出去,让敌人探到虚实,便另外写了封密函,封起来交给朱龄石。他在密函边上写道:到白帝城后才可以打开。因此各路大军虽然出发了,却不知道最终从那里入蜀。

毛修之再三请求同行。但刘裕担心毛修之到蜀地后,必然会滥杀无辜,而且当地人和毛氏有冤仇,也会拼死抵抗,所以没有同意。

五月,朱龄石等人抵达白帝,打开密函阅读。上头说:各路大军大部从外水直取成都。只有臧熹的部队从中水直取广汉,其他老弱将士乘坐十来艘高舰,从内水向黄虎进军。于是各路大军倍道兼行。蜀王谯纵果然命令梁州刺史谯道福带领重兵镇守涪城,防备内水。朱龄石到了平模,离成都二百里。谯纵派秦州刺史候晖和尚书仆射谯诜率领部众一万多人进驻平模,沿岸修筑城堡抵御晋军。朱龄石跟刘钟说:现在天气炎热,而敌军严兵固守天险。我们进攻也不见得能够攻拔,只徒然增添疲劳而已。我觉得暂且应当养精蓄锐,休整一阵,等待他们的空隙。你觉得怎样?刘钟说:我不这么认为。先前我们扬言说大军要走内水。谯道福因此不敢放弃涪城。如今我们大军出其不意地猝然来到外水,侯晖这帮人已经吓破了胆。贼兵之所以坚守天险,是因为他们害怕而不敢出战。我们应当趁他们心有余悸,尽数率领精锐猛攻,一定能攻下。攻克平模之后,我们自然可以大张旗鼓地前进。他们必定不能守住成都。如果缓兵跟他们相持,对方一定会迟早探知我们的虚实。到那时涪城那边的军队就会忽然过来,并力抗拒我们。这样蜀人人心自安,良将又集中到了一块。那时我们再要求速战,他们未必肯出来。我军一旦断了军粮,二万多人将都成了蜀人的俘虏。朱龄石采纳了他的建议。

将领们都认为外水北城地险兵多,打算先进攻南城。朱龄石说:现在即使攻下南城,也不足以攻破北城。如果我们率领全部精锐攻拔北城,那么南城就会不战自散了。秋七月,朱龄石率领各路大军猛攻北城,很快就攻陷了,并杀了侯晖和谯诜。他们接着带兵回击南城,南城不战自溃。朱龄石放弃战船步行前进。谯纵的大将谯抚之驻扎在牛脾,谯小苟驻扎在要塞打鼻。臧熹进攻并杀了谯抚之。谯小苟听说后,不战自溃。于是谯纵的各个营盘无不望风披靡,相继奔溃。

七月初五,谯纵抛弃成都出走,尚书令马耽封了府库以等待晋师。七月初九,朱龄石进入成都,杀了谯纵同祖父的所有亲戚,其余则毫无所犯,让蜀人各自恢复自己的行业。谯纵出了成都后,先去向祖坟告辞。他的女儿说:逃是逃不走了,只是自取其辱而已。既然迟早也是等死,还不如死在先人的墓前。谯纵不肯。谯道福听说平模失守,便带兵从涪城赶回来。谯纵前往投奔他。谯道福见到谯纵,大怒道:大丈夫有如此的功业而把它放弃了。这样还有什么归宿!人谁无一死,为什么这样胆怯!于是举起一把剑向谯纵掷去,中了他的马鞍。谯纵只好离去,最后自缢而死。巴西人王志砍下他的首级送交朱龄石。谯道福跟他的部众说:蜀国的存亡,其实关键在我,不在谯王。今天只要我还在,还足以一战。大家都答应了。谯道福于是散尽金银丝帛赐给部众,但部众得到钱财之后全都逃走了。谯道福无奈,只好逃到当地山中的少数民族人当中,结果被巴民杜瑾捉住送给晋军,在军门处斩。朱龄石将马耽迁徙到越嵩,马耽跟他的门徒说:朱侯不肯送到我京师,是想灭口。我必然免不了一死。便盥洗之后躺在床上,脖子上拉着绳索,自缢而死。没多久后,朱龄石的使者果然来到,杀戮了他的尸体。朝廷下诏提拔朱龄石为负责梁、秦二州六郡军事的都督,赐他爵位为丰城县侯。

九月,东晋再次任命太尉刘裕为太傅兼扬州牧,但刘裕照样坚决推辞。

这年,东晋任命敦煌人索邈为梁州刺史。仇池王任命的梁州刺史苻宣因此回到仇池去了。当初,索邈寓居汉川时,和别驾姜显有矛盾。十五年后索邈作为梁州刺史出镇汉川,姜显袒露左臂迎候他,表示谢罪。索邈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更加优厚地对待他。他退下后跟人说:我从前寓居在这里,失意了很多年。如果现在要报复姜显,那么担惊受怕的人会不少。只要他现在心服了就很好,我何必还要逞能!于是梁州全境对他心悦诚服。

再说取代刘毅担任荆州刺史的司马休之在江陵,颇得江汉一带的民心。他儿子谯王司马文思在建康,禀性凶暴,又喜欢和轻浮的侠士交往,所以太尉刘裕很厌恶他。公元414年三月,有司上奏司马文思擅自捶杀国家的官吏。朝廷下诏杀了他的党羽,但却宽宥了司马文思。司马休之上疏谢罪,请求解除自己的职务,但朝廷没有允许。刘裕将司马文思捉了送到司马休之那里,让他自己教训惩罚他,意思是让司马休之杀了他。司马休之只是表明将会废黜司马文思,并写信给刘裕陈谢致歉。刘裕因此很不高兴,随即任命江州刺史孟怀玉兼负责豫州六郡的军事,以防备司马休之。

这年,已经投靠后秦的司马国璠兄弟聚众数百人,暗渡淮水,夜里进入广陵城。东晋青州刺史檀祗当时兼领广陵相。司马国璠的兵众直接冲上听事厅,檀祗大吃一惊,急忙从里屋出来,准备抵御,但被射伤。他赶忙又回到里屋,跟左右随从说:贼兵利用黑暗得以入府,想趁我不备。我们只要猛击五只大鼓,可以暂时镇住他们。对方害怕天亮,那时必然逃走。左右随从便照他的话办,司马国璠的士兵天快亮时果然逃走,晋军追杀了一百多人。

公元415年春正月,刘裕搜捕了司马休之的次子司马文宝和他兄长的儿子司马文祖,同时赐死,然后发兵攻击他们的党羽。朝廷下诏加刘裕黄钺,领荆州刺史。正月十六,东晋大赦。正月二十三,东晋任命吏部尚书谢裕为尚书左仆射。

正月二十七,刘裕从建康出发,同时让中军将军刘道怜负责留府事务,任命刘穆之兼右仆射。朝廷事无大小,都由刘穆之决定。刘裕又任命高阳内史刘钟负责石头的卫戍,出镇冶亭。司马休之府里的司马张裕和南平太守檀范之听说刘裕起兵讨伐司马休之,都逃走回归建康。张裕是张邵的兄长。雍州刺史鲁宗之怀疑刘裕不会容忍自己,便和他儿子竟陵太守鲁轨起兵响应司马休之。二月,司马休之上表罗列刘裕的罪状,起兵抗拒。

这时有个小插曲,就是东晋的琅邪太守刘朗带领二千多家人投降了北魏。但东晋的焦点都在刘裕和司马休之的矛盾上头。

刘裕秘密写信招降司马休之府上的录事参军南阳人韩延之,韩延之回信说:承蒙明公亲率戎马,远征西州。我们全境的士大夫和民众,无不惊惶害怕。看毕明公的书信,知道是因为谯王以前的事情,只是增添叹息而已。司马平西将军(指司马休之)体国忠贞,宽怀待物。因为明公有匡复社稷的功勋,家庭和国家都非常依赖明公。他推诚相交,每有大事无不询求明公的意见。谯王先前因为小事得罪了明公,还自己上表请求逊位。如果真有大过,他难道还会默不作声吗!前番已经上表奏请废黜,现在仍然在位只是天命而已。推诚布公,正应当如此。然而明公现在遽然大动兵甲,诚所谓欲加之罪,其无辞乎!刘裕足下,海内之人,谁看不见足下的真实打算?难道足下还想欺骗国士!来信说处怀期物,自有由来。如今讨伐人家的主公,却又用利益引诱人家,真可以说是处怀期物,自有由来!刘藩死于阊阖之门,诸葛毙于左右之手。足下用美言美语诈骗地方大员,又用轻兵袭击他们。致使足下的席上再也没有诚信的人士,门廊之外也再没有自信的诸侯。足下自以为得算,其实是多么可耻!贵府的将佐和朝廷的贤良,谁不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我的确不过是个鄙劣的人,但毕竟也曾经得到过君子的教诲。以平西将军至高的品德,难道会没有临危授命的臣属吗!我必定不会自投虎口,将和郗僧施他们一样以明心迹。假如上天助长丧乱,导致九流浑浊,那么我将和臧洪同游于地下。足下请不用再费口舌了。刘裕看完回信后深为叹息,把信给部下将佐们看,说:事奉人就应当这样!韩延之因为刘裕父亲的名字叫翘,字显宗,便把自己的字改为显宗,命名他儿子叫韩翘,以表示不屈服刘氏。

刘裕的部将参军檀道济和朱超石率领步骑从襄阳出发。朱超石是朱龄石的弟弟。江夏太守刘虔之带兵进驻三连,修建桥梁,积聚粮草等待大军的到来。但檀道济等人好几天了还没到。鲁轨袭击刘虔之,把他杀了。刘裕派女婿振威将军东海人徐逵之统领参军蒯恩、王允之、沈渊子为前锋,从江夏口出兵。徐逵之等人和鲁轨在破冢大战,结果兵败,徐逵之、王允之、沈渊子全都战死,只有蒯恩按兵不动。鲁轨乘胜奋力攻打他的部队,但不能攻克,只好退走。沈渊子是沈林子的兄长。

刘裕的大军驻扎在马头。他听说徐逵之战死,非常愤怒。三月二十九,刘裕率领部将准备渡过长江。鲁轨和司马文思率领司马休之的四万兵马,沿着岸上的峭壁布阵。刘裕的军士无法登岸。刘裕穿上甲胄,准备亲自登岸。部将们苦苦劝谏,刘裕不听,反而愈加愤怒。太尉主簿谢晦上前抱住刘裕,不让他上去,刘裕抽出宝剑指着谢晦说:再不放开,我就杀了你!谢晦说:天下可以没有我谢晦,但不可以没有明公!建武将军胡藩带领游兵在江津。刘裕呼喊着让胡藩攀登悬崖,胡藩面有难色。刘裕命令左右把他弄来,想要杀了他。胡藩看着大家,然后说:我正打算攻击贼兵,没时间领教!便用刀头在悬崖上打洞,然后攀岩腾空而上。跟随他的士兵也逐渐增多。胡藩登上悬崖壁岸后,径直向前,奋力作战。司马休之的士兵一时不能抵挡,稍稍后却。刘裕的士兵趁机一拥而上,司马休之的士兵因而溃败,于是刘裕攻克了江陵。司马休之和司马宗之一同往北逃走,鲁轨则留守石城。刘裕命令阆中侯下邳人赵伦之和太尉参军沈林子攻打他,又派武陵内史王镇恶带领水师追赶司马休之等人。

这时期,有一群数百人的盗贼夜袭冶亭,弄得京师震骇。但很快就被刘钟平定了。

四月,青冀二州刺史刘敬宣的参军司马道赐,也算是皇家宗室的远亲,听说刘裕攻打司马休之,便和同府的辟闾道秀以及刘敬宣身边的小将王猛子阴谋杀死刘敬宣,然后占据广固响应司马休之。四月初二,刘敬宣召见辟闾道秀,屏退身边的人跟他单独说话。刘敬宣的左右随从因此都出去了。王猛子东张西望地跟在后面,趁机夺过刘敬宣备身的匕首杀了刘敬宣。州府的文武佐吏当即出讨辟闾道秀等人,把他们都杀了。

五月,赵伦之和沈林子在石城打败鲁轨。司马休之和鲁宗之赶来相救,但太迟了,只好和鲁轨一道逃到襄阳。司马宗之的参军李应之关闭了城门拒绝接纳他们。五月十一,司马休之、司马宗之、鲁轨以及谯王司马文思、新蔡王司马道赐、梁州刺史马敬、南阳太守鲁范一块投奔后秦。司马宗之历来深得民心,大家争着护送他出境。王镇恶等人没有追上,直到边境前才回来。

当初,司马休之等人向后秦和北魏求救。后秦征虏将军姚成王和司马国璠率领八千骑兵来到南阳,北魏的长孙嵩也带兵来到河东。听说司马休之等人已经失败,便都带兵回去了。

司马休之来到长安后,姚兴问他说:刘裕崇奉晋帝,难道有什么欠缺的地方吗?司马休之答道:臣上次去京都时,琅邪王司马德文哭着跟臣说:刘裕供御主上,非常刻薄。就这事推断,社稷的担忧还不可预测。姚兴准备任命司马休之为荆州刺史,把东南的大事交给他。司马休之坚决推辞,只是请求和鲁宗之等人一道骚扰襄阳和淮汉一带。姚兴于是任命他为镇南将军兼扬州刺史,鲁宗之等人也各有拜授,让他们侵扰襄阳。司马休之临行前,侍御史唐盛跟姚兴说:据符谶的预言,司马氏会重新得到河洛一带。现在让司马休之专擅兵权在外,就好比放纵大鱼到深渊去。我看还不如用高官厚禄,把他留在京师。姚兴说:当年周文王在羑里去世,而汉高祖没有死在鸿门宴上。如果真是天命所在,谁又能违抗!如果真像符谶的预言那样,留下他反而适足为害。于是到底还是派他去了。

要想知道刘裕以后的情况,请看下篇文章。

来源:本文由【南北朝历史】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